汉语是低级语言吗? ——具身智能视角下对语言的理解

这里是标题一h1占位文字


洪堡特认为民族的差异可以表现在语言上,英语和汉语的不同实质上体现了使用两种语言的人在思维方式的差异性。洪堡特将语言能力和人类的思维能力基本画上了等号。他将世界语言分为孤立语、黏着语和屈折语三类,并认为汉语作为孤立语的代表,处于语言进化链的底层。那么,汉语是低级语言吗?本文将从具身智能的视角下谈谈对语言学的理解。

 

一、普通语言学的奠基人——洪堡特

威廉·冯·洪堡特(Wilhelm von Humboldt)生于德国波兹坦,是柏林洪堡大学的创始者,也是著名的教育改革者、语言学者及外交官。1820年后,他主要从事语言学和语言哲学的研究工作,洪堡特试图创建一门“普通语言学”来对人类语言的生产环境、内部构造和相互关系等进行总体性的理论研究。

(图片来源于网络,如有侵权,请联系删除)

 

二、洪堡特的主要观点:

(1)语言和民族

洪堡特认为“民族的语言即民族的精神,民族的精神即民族的语言”。民族语言体现着一个民族的文化和历史,语言是民族的最大特征。民族语言与民族精神相互作用、相互影响,但起决定作用的还是民族精神。

洪堡特认为语言是民族精神的一种体现,民族的差异是可以表现在语言上的。换言之,英语和汉语的不同实质上体现了使用两种语言的人在思维方式的差异性。当你在学习外语的时候,不光是在学习语言本身,通过学习语言更是在了解一个民族,在了解他们的思维方式。

(图片来源于网络,如有侵权,请联系删除)

在洪堡特眼里——“每一语言都包含着一种独特的世界观……人从自身中造出语言,而通过同一种行为,他也把自己束缚在语言之中:每一种语言都在它所隶属的民族周围设下一道樊篱, 一个人只有跨过另一种语言的樊篱进入其内 , 才能摆脱母语樊篱的约束”。

按照其观点,语言的不同体现了语言使用者世界观上的差异,引起了对客观世界的理解和解释的不同,因此讲不同语言的人们生活在不同的世界之中,一千种语言便存在着一千种思维世界。这种观点体现了具身性:语言作为人对外部环境进行“调制”输出的工具之一,对文化、民族性格都有塑造作用。

(2)对于汉语的偏见

可能很多人都听过“汉语是低级语言”这类的论断,而究其根源,与洪堡特的一些主张不无关联。

洪堡特对语言学理论的一大贡献便是区分了三种语言类型,孤立语、黏着语和屈折语。这主要是根据词的结构来进行语言类型划分的,汉语(洪堡特以《四书》为例进行研究,所以准确的说是古汉语)由于缺乏词汇的形态变化便是典型的孤立语。

洪堡特的这种语言分类法和之前的分类法最大的不同就在于:他把语言的不同类型看做演变次序中的不同阶段,即把孤立型—黏着型—屈折型看做是一种演变的顺序,认为它反映了人类精神向着充分实现人类语言的潜在可能的方向发展和进步的一种过程。所以按照其观点,屈折语最为先进,孤立语最落后。汉语作为孤立语的代表,便被认为是语言进化链的底层。

就像人类种族有等级制度一样,欧洲人也把语言等级制度化了。19世纪哲学家黑格尔在他的《哲学史讲演录》里提到汉语“从一开始就是科学发展的障碍。”他认为某些概念无法以中文来表达、形容、甚至想象。

历史上对于汉语的批判不只来自于外部,在五四新文化运动时,对汉字出现了如下的评价:鲁迅曾说过“汉字不死,中国必亡”;钱玄同在《新青年》上发表了《中国今后之文字问题》中提出“汉字……断不适用于20世纪”,呼吁废除汉语和汉字,改用所谓的“万国新语”,在他的观点中,始终认为表音文字才是人类文字发展的最高阶段。

 

三、具身智能的视角下对于语言的理解——关于汉语,我们如是说

语言是身体的一种姿态,身体通过语言开启了人类共存的文化世界。语言作为智能主体(人)对世界进行调制输出的工具之一,作为内意识活动(思维)的中介。语言与实践的分离促进智能的成熟,语言与生产实践的结合促进智能的进化。智能主体(人)日常的交际语言,会影响周围人对主体的看法,这些看法也反过来可以影响主体的行动,这也是具身性的体现。

维特根斯坦早期哲学思想的代表著作《逻辑哲学论》中指出,我们的语言之所以能够描述这个世界,是因为语言中存在着内在构架,对应着世界中的事实、基本事实、对象之间的关系——“逻辑同构性”。我们讲述的有意义的语句本质上是一个个命题,也是大量更基本的命题集合的缩写公式,这些基本命题的构成元件则是语词。因此语言中便存在着命题——原子命题——语词的包含关系。维特根斯坦认为,正因为语句中的语词间有和世界中对象间一样的构架,世界才被语言表述所反映,也就是说语言元素和世界元素之间存在同构对应关系,是语言得以表述世界的根本和基础。于是我们可以通过指称将词语名称与世界中的对象一一对应。继而一个基本命题可断定一个基本事实的存在;而多个基本命题的叠合则形成了我们关于复杂事实的表述框架。我们对世界进行着有意义的命题表述,本质上就是向外界描画我们思维世界中的事实景象。

汉语言对于未来具身智能的突破具有重要的参考意义

汉字作为图形文字的二维属性,符合大脑依托图景进行思维的本质,对大脑神经元的训练是最强的。象形文字是人类社会最初产生的文字,是纯粹利用图形来作文字使用,用文字的线条或笔画,把要表达物体的外形特征,具体地勾画出来。这些文字又与所代表的东西,在形状上很相像。

(图片来源于网络,如有侵权,请联系删除)

汉语言是表意功能的语言,是象形文字,是音、形、义的统一体。美国人口学家研究认为,在开发儿童智力方面,汉字具有西方拼音文字无可比拟的优越性。日本的石井勋教授在利用汉字进行儿童智力开发方面进行了长达30年的实验和研究。他的研究结果表明:如果将6岁儿童的正常智商定为100,那么从5岁开始学习汉字的儿童,智商可达115;从4岁开始学习汉字的儿童,智商可达125;从3岁开始汉字学习的儿童,智商达130以上。由此可以发现,学习汉字越早,其智商提高幅度越大。

因为汉字充分调动了幼儿的脑部组织进行识记:人们使用的文字通常可以分为拼音文字和图形文字。拼音文字传导的是发音信息,主要刺激大脑左半球,称为“单脑文字”;而作为图形文字代表的汉字,同时传导音、形、意三类信息,同时刺激大脑左右两半球,称为“全脑文字”,因此幼儿学习汉字可以有效提高其智商。

我们认为洪堡特关于语言对民族性格的塑造的观点与具身智能思想有一定的契合度,但是他并没有理解语言塑造的底层方法,对汉语言的论述是错误的。当前实现人工智能的代表性技术是深度学习技术,通过构建神经网络,以海量图片数据输入通过反复训练试图得到一个分类的语义输出结果,其过程和结果都难以有效解释。实际上,维特根斯坦提出的“指称”问题,即词语名称与世界中的对象一一对应,既是哲学基础,也是实现智能的关键。

汉语具有表意功能,其发源于象形文字的抽象,象形文字用线条勾画表达物体的外形特征,是对现实对象的拓扑抽象,理清了字形上与对象的关联性,人们在看到汉字时大脑回路会基于其象形对应到它的语义关系,这隐含着高级智能发生、发展和进化的底层密码。

智能的信息的抽取过程应借鉴汉字的象形抽象,解决实存空间、感知空间、语义空间映射的唯一性问题是智能突破的关键。因此我们认为:汉语的发源对于智能科学的研究具有重要的参考意义

 

参考文献:

1.《说英语的人和说汉语的人有两种思维方式?语言学家洪堡特如是说》-哲学园

2.《洪堡特的语言理论浅析》-侯伟玲

3.《提前认汉字有助于开发儿童智力》

4.《认识维特根斯坦(二)》-鲍鲍二世

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