具身认知思想起源之梅洛-庞蒂—知觉现象学

这里是标题一h1占位文字


  具身认知思想起源之梅洛-庞蒂—知觉现象学

  在具身认知思想的发展中,法国哲学家梅洛-庞蒂扮演了重要的角色。他反对笛卡尔的身心二元论,在其代表作《知觉现象学》一书中提出了具身哲学的思想,因为知觉和身体在其哲学中所具有的核心地位,所以他的哲学也被称为“知觉现象学”或“身体现象学”。梅洛-庞蒂知觉现象学思想脉络的展开受到胡塞尔现象学的影响与启发,同时亦有对海德格尔的某种继承。“知觉现象学”思想为具身认知的研究提供了最直接的哲学启蒙。

  

(图片来自于网络,如有侵权,联系删除)

  

(图片来自于网络,如有侵权,联系删除)

  01

  具身的主体性

  梅洛-庞蒂提出了“具身主体性”的概念,认为身体是认识世界的主体,身体经验构成了个体的“自我”经验。这一概念所强调的是,人既不是一个可以脱离身体的心智,也不是一架没有心智的机器,而是一个活的创造物,其主体性是通过物理性的身体与世界的互动而形成的。不是“我”在知觉,而是身体在知觉。梅洛-庞蒂在他的哲学思想中赋予了知觉更深层次的内涵,他认为,知觉实际上指的就是去体验世界上各种各样的事物,这种体验甚至包括对人本身的体验。人以“体认”的方式认识世界、他人和自己。而这种体认就其本质来说是一种“身体经验”,是源自于身体的结构和身体感觉运动系统的独特体验。

  梅洛-庞蒂发现:此在的在世存在是身体-主体的在世存在,我们认知结果的意义不仅与我们和世界相互作用的认知活动有关,而且与我们实现认知活动的基本的身体图式、行为结构和生理神经结构有关。在梅洛-庞蒂看来,我们的认知是开始于“我能”而不是“我认为”。“我能”是因为“我”是一个身体-主体,构成我身体的元素和构成世界中事物的元素是一样——它们是由相同的“肉身”构成的。唯有这样,我才不是一个与世界分离的心智,我们才能够在世界中与世界中的事物发生联系和相互作用,才能自然地并浑然地在世界中活动。

  我们心智的一切能力(感知觉、注意、记忆、思维、想象、情感等)始终以具身的方式实现着我们与世界的交往,同时也制约着我们与世界交往的可能性。心智是身体的心智,而不是无形质的心智,心智是具身的心智。

  02

  知觉理论

  如果说海德格尔的“回到事实本身”是回到存在本身,那么梅洛-庞蒂的“回到事实本身”就是回到身体对世界的知觉。梅洛-庞蒂认为,知觉行为在人类所有的思维活动中具有基础性的地位,知觉是使我们人类行动的基础,人类如果失去了知觉的世界,那么我们就不会拥有任何的理论架构和价值体系。人类所面对的世界不是现成地摆在那里的客观世界,而是由“知觉”建构而成的。在我们用理性对这个世界进行反思、描述以前,世界其实就已经呈现在那里了,那是个最朴素的、最原初的、与人的知觉有最直接关联的生活世界。举个例子,我用手抚摸一块布料,会立马有一种感觉呈现出来,那种感觉是绝对真实的知觉。但当我把这种感觉与抚摸其它布料的感觉进行对比以后,当我在心里用语言来描述这种感觉时,此时的感觉便已经经过了我们意识的改造,被赋予了规定性、可描述性,它已经不是原来那种真实饱满的知觉了,而是被抽象化为近乎单调的概念。梅洛-庞蒂认为,知觉是先于意识的,知觉材料并不是意识的对象,而是身体-主体对外物接触时,外物对身体-主体最原初的呈现。知觉是先于意识反思的。梅洛-庞蒂认为,反思并不是一种再呈现,而是一种主动创造,人所反思的那个世界,已经不是那个原初的世界了。梅洛-庞蒂用世界的“肉身化”来说明外物与人的交流——人固然是知觉世界的前提,但在知觉世界里,人不仅能感知自己的身心情况,而且能感知到外物的情况,就好像外物也被纳入了“我”的身体,“我”的身体向外界延伸。

  

(图片来自于网络,如有侵权,联系删除)

  “我们通过身体理解这个世界,通过我们具身化的行动来理解这个世界”。所谓“具身化”,就是把世界作为我们身体的一部分,或者说把世界和我们的身体连成一个整体。通俗的表述是:让事物如同长在人的身体上一样被人所知觉。我们对世界的一切知识,都建立在“前知识”的身体感知上。

  03

  “身体-主体”的概念

  梅洛-庞蒂用“身体-主体”的概念,告诉我们身体和主体其实是同一个实在,身体既是存在着、被经验着的客体对象,又是经验着、意识着的主体。认知主体在解决问题时,认知主体的内在状态与过程不能脱离身体与环境之间的复杂互动。这样的互动方式绝非是笛卡尔强调的主客二分模式下以表征为核心的认知模式,而应该是实实在在嵌入环境的具身化行动。梅洛-庞蒂推动了从意识意向性到身体意向性的重大转折。人类的身体嵌入到了生存的大环境之中,身体的每一个感官都时刻与环境发生交互,身体在运动过程中对物体作用并作出回应。“回应”是一种对于各种环境诱导做出反应的身体趋势,这种身体趋势是最基本的智能行为,“拥有一个身体,这对于一个活的生命来说就是参与到一个规定的环境中去,与某些筹划融为一体,并持续介入到其中去。”梅洛-庞蒂认为,不能把人类归为纯思维的主体,也不能完全还原到生物体。高级的、定性的、逻辑的和概念的智能必须从低级的、不确定的、非逻辑的和非概念的身体能力中衍生出来。身体是经验世界所以可能的根源,也是我们观察世界的基点。

  04

  可逆性

  梅洛-庞蒂还提出了可逆性的概念,不仅我们的身体与主体之间是可逆的,身体—主体与世界,我和他人之间都是可逆的,之所以具有可逆性,是因为它们都有一个共同的基础,即有生命的身体。

  所谓的可逆性就是身体所具有的主客同一性,客体同时也是主体,主体同时也是客体。他说,当人用自己的左手抚摸右手的时候,就会感到这只左手既是我抚摸的对象,同时它也成为抚摸的主体。我的身体总是处在这种主客同一的可逆性之中。

  

(图片来自于网络,如有侵权,联系删除)

  正是有了这种可逆性,使得我的身体与他者的身体对于彼此来说不是陌生的他者,世界对我来说也不再是无法认识的客体存在,我们“彼此之间发生了可以逆转、可以互相凝视和互相触摸的关系。”在这种可逆关系中,有一种很重要的现象叫语言。他认为“言语是一种真正的动作,它含有自己的意义,正如动作含有自己的意义。”存在一个先验的语言世界,我们与这个语言世界互动,正如我们与周围环境相互拥有,彼此互动一样。身体与语词交互一体,如同身体占有肢体一样。健全的人都拥有对这些词语的使用方式。言语情境有非常重要的作用,表达发生在具体的情境中,因此即便说话人的表达中存在空白,说话人的语词不包含所有意向,但是这个情境本身充满意义,情境典型成分——说话人的身势、表情和语调在悄无声息中填补了言语的空白。言语是身体的一种姿态,身体通过语言开启了人类共存的文化世界。梅洛-庞蒂运用“可逆性”的观点,从身体的角度论证了自我与他人或他人世界的共有的主体与客体的同一性。

  05

  总结

  梅洛-庞蒂主张知觉的主体是身体,身体嵌入世界之中,就像心脏嵌入身体之中,知觉、身体和世界是一个统一体。人是通过身体与世界的互动,通过身体对客观世界的作用而产生知觉和认识世界的。知识是主体基于已有知识经验基础之上建构来的,是在认知(知觉)主体的身体与认知对象、环境相互作用的过程中完成建构的,具有鲜明的涉身性、情境性与生成性特征。梅洛-庞蒂提出的知觉现象学,标志着系统化的具身认知理论体系最终形成。

  未经授权不得转载侵权必究

相关新闻


具身智能—机器人新范式时代

近期,关于具身智能的话题持续受到关注,并引发热烈讨论。在“ITF World 2023 半导体大会”上,英伟达创始人黄仁勋认为,下一波人工智能浪潮是“具身智能(Embodied AI)”,即能够理解、推理并与物理世界互动的智能系统。那么,什么是具身智能,AI大模型将如何重塑机器人,具身智能又将带来哪些产业变革机会?我们将在本文进行探讨和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