具身认知系列 思想起源之胡塞尔-现象学

这里是标题一h1占位文字


  具身认知系列思想起源之胡塞尔-现象学

  具身认知缘起于哲学界对“身心二元论”的反思与批判。在认识论方面,康德提出了“先验论”,从主体先天能力角度考察知识的来源,认为知识是依靠主体能动性将先验对象在经验中得到充实而构成的经验对象。胡塞尔在继承康德先验哲学的立场上,关注身体的重要地位,提出交互主体性(现象学还原)以及知觉理论,认为感觉经验的特征依赖于其正常起作用的身体。

   

 

  1、身体的双重性经验

  胡塞尔对身体的主客观进行区分,区分源自对身体的双重性经验,即身体将自身同时经验为参与构成且未被主题化的主观身体,以及被构成的、客观化的物理身体。身体的双重性经验典型地体现在触觉的可逆性中,而且主观身体与客观身体在触觉可逆性中的含混统一实际上蕴藏着以身体为中介,重新思考身心、主客、意识与自然两者之间关系的重要契机。

  2、空间客体为具身性主体所显现并被其所构造

  主体的身体在所有感知类型中都扮演了一个构造性的角色。主体因其具身性而具有空间定位。身体的特征是作为零点、绝对的“这里”在任何经验之中存在,在与每一个被经验的客体被定位之处的关联之中存在。在我们对空间的直接经验中,我们的身体拥有一个独特的位置,它作为中心,空间围绕着这个中心并在与其关联之中空间呈现其自身。

  每一个空间定位和在空间中对客体的经验是与我们的具身性相关联的指示性的“这里”。胡塞尔主张身体是其他客体的可能性条件,并且每一个世界经验都通过我们的具身性而被中介并成为可能。

  身体是所有定向的零点。身体能够作为定向的零点位置,是基于不变的结构性的具身化经验,即无论知觉显现如何变化,身体总是作为绝对的“这儿”而起着定向的作用。身体定向的零点并非是抽象的或空的,它被相似性的感受所填满。“具身化”是指以一种独特的方式经历某种感觉作为“我的”体验。

  “我能”是指“动觉之中的自由”,因具备“自由动能”的可能性,身体的“我能”可以在多种变换者的视角下对事物进行观察,“统一性的客体世界”由此被构造起来。

  3、动感在认知活动中具有基础性作用

  胡塞尔不仅仅简单地将身体作为定位中心的功能去分析,他同时主张对空间客体的感知预设了我们的动感经验并依赖于我们的动感经验。也就是说,我们对身体部分的运动、位置和肌肉张力的经验。所有感知显现都被一种共同起作用但尚未被主题化的动感经验所伴随,如果诸显现有一个客观参照,即对某物的显现,就预设了这种动感经验。

  所有的认识活动,最本质最原初的东西就是动感。人们与外部世界的交互时,动感无处不在,现象的发生也是与身体的运动密不可分。同时,胡塞尔确定了身体在认知过程中的主体性,认为动感也是身体器官的感知能力,这就旗帜鲜明地批判了前人身心分离、背叛身体的思想。动感也是有一种绵延的、连续的时间性特征。

  动感的(和触觉的/触感的)感觉的定位,是对作为客体的身体构造的先决条件。如果我的手触摸到桌子的顶部,那么我就有了系列式的显现,这些显现作为属于被触摸的桌子顶部的手而被经验到。当我的手滑过顶部时,我动感地(和触感地)经验到了桌子的坚硬、光滑和广延。然而,换个角度,我专注于触摸着的手(代替对桌子属性的关注),然后我经验到压力、光滑和运动的感觉,这些感觉并不被解释为是手的客观属性,尽管它们在手上被定位,但此时将其活动性视为经验的一个器官,也就是说,它的主体性活动性。简言之,动感经验的特点是一种双重结构:同一个感觉可以用两种方式被解释:作为被经验的客体的属性,以及作为在身体的响应经验部分中被定位的感觉。

  4、构造三维空间和实在的对象时,需纳入运动这一维度

  在客观的三维空间和实在的对象构造中,需要纳入身体的移动或物体自身运动这一维度。实在的对象构造与身体的自身客观化是一同发生的。就身体的自身客观化的成因而言,除了动觉参与的定位化的感觉和对他人对我的身体感知之外,身体的自身客观化最根本的原因在于动觉的阻滞,比如在行走时,头被一棵树撞到了,身体作为躯体的物理实体才被建构起来。客观空间也不仅仅是动觉与视觉、触觉相结合而构造的,而是在发生层面从自我的被动性转变和意向性的突发性的中止的遮蔽与阻抗中构造起来的。正是因为在显现系统中存在着视觉的遮蔽现象和触觉的阻抗现象,在客观的三维空间和实在的对象的构造中,需要纳入身体的移动或物体的自身运动这一维度。

  

     胡塞尔的观点是“我”对客体的超越性的构造性经验(在与其个体显现的关联之中)和客体的同一性(在多种多样的显现之中)只能够在“我”有机会从多个视角看到客体时被建立起来。这种视角的变化预设了一个运动—我们本己的运动或者客体的运动。然而,在这两种情况下,不同的两个轮廓成为同一个客体的诸轮廓,在这两个轮廓之间必须有某种连续性;可以说,它们必须能够融入彼此;而对这一连续性恰恰通过动感成为可能。同一个客体的多种多样的显现只能通过因身体动感而成为可能的透视的连续性变化而被经验到。

  5、总结

  胡塞尔作为现象学的创始人,对主客观身体进行了细致的区分,并探讨了交互主体性。他主张身体是其他客体的可能性条件,并且每一个世界经验都通过我们的具身性而被中介并成为可能。胡塞尔认为:在纯粹意识中构造世界和他人的“人”如果失去了其存在的身体和感受,也就丧失了与世界的原始联系。

  胡塞尔关注了身体移动性及其对感知实在的构造贡献,主张对空间客体的感知预设了我们的动感经验并依赖于我们的动感经验。其提出运动对于三维空间以及实存对象的构造具有重要作用,动感被视为一个客体构造的可能性条件,客体在显现的多样性中保持其同一性。

  胡塞尔开辟的现象学不仅重视肉身(身体),而且还强调生命形式和触觉经验,倡导哲学理论的身体转向。胡塞尔在肯定身体在哲学中的优先地位过程中奠定了一块基石。

相关新闻


具身智能:通向人类智慧的未来之路

随着AI技术的进展,ChatGPT等基于大语言模型的聊天机器人已成为我们解决问题的优先选择。但当我们提出非常私人化、具象化及场景化的问题时,它们给出的答案往往不尽人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