具身认知育儿系列 越运动,越聪明

这里是标题一h1占位文字


       在谈具身认知之前,我们先蹭一波流量,聊聊现在人工智能领域大热的具身智能。近年来人工智能发展迅速,1997年“深蓝”打败了象棋大师卡斯帕罗夫,2017年阿尔法狗则战胜了围棋大神柯洁。人们以为人工智能很快就能取得质的突破,现在看来真地是有点想多了。

国际象棋冠军加里·卡斯帕罗夫与IBM深蓝电脑(Deep Blue)对战  

(图片来自网络,如有侵权,联系删除)

 

2017年柯洁大战阿尔法狗,以0:3的比分投子认输  

(图片来源网络,如有侵权,联系删除)

  时至今日我们做出来的机器人可以和这个时代最聪明的人下棋,或同台竞技,但却没法像一个孩子那样成功地行走或爬行。对此史蒂夫·平克在《语言本能》中感叹,儿童的动作能力,无论是爬行、步行,甚至抓起铅笔,都是“我们所能设想的最难的工程问题”。

  越来越多的人工智能专家开始看好另一个研究方向,即“具身智能”。简单来说,就是研究机器人怎么像人类一样既有大脑也有身体,能用身体探索周围的世界,和环境产生互动,在这个过程中不断学习进化。

  要追溯“具身智能”的理论根基,就得提到20世纪发展起来的“具身哲学”和“具身认知心理学”。“具身认知心理学”会研究小孩儿是怎么通过视觉、触觉、听觉、嗅觉、味觉等来感知这个世界,快速学习成长,其中很多观点对我们科学育儿大有启发。在这一讲,我们就来阅读美国认知心理学家西恩·贝洛克《具身认知:身体如何影响思维和行为》一书,看看孩子的运动和智商的关系。

  (图片来源网络,如有侵权,联系删除)

  一、用身体来探知这个世界

  布雷斯林一家住在美国芝加哥市的市中心。爸爸开办了一家口腔矫正诊所,很成功;妈妈是位全职主妇,获得了儿童早期教育硕士学位;他们家的老大是个男孩儿,是典型的“别人家的孩子”,活泼伶俐,无论是在体育运动还是学业上都不需要父母太操心;老二是个漂亮的小女孩,比哥哥小三岁,叫奥利维亚。两娃一男一女,凑成了一个好字。

  如果说哥哥是来报恩的,那小妹妹就像是来报仇的。她从小就很难带,动不动就大哭,而且事先毫无征兆,哭声尖利且具有穿透力,让父母很是头疼。她也不喜欢被放在摇篮里,爸爸、妈妈只能轮流抱着她,哄她睡觉。疲惫不堪的夫妻二人咨询医生,医生宽慰说有的小孩儿就是这样磨人,等大些就好了。

  等到奥利维亚三、四个月大的时候,妈妈发现更不对劲儿了。正常来说,这么大的孩子就能趴一段时间了,而且可以把头抬起来。但奥利维亚就是不行,好像是她的头太重,脖子没法支撑一样。正常来说小婴儿是七翻八爬,但她快10个月时才开始自己翻身,学坐和走路也比同龄小孩慢。快一岁时医生做出了诊断——运动性运用障碍,简单来说就是运动能力差。

  一开始奥利维亚的父母没把这种病当回事儿,不就是以后体育成绩不好嘛,但后来他们发现自己想简单了。奥利维亚都好几岁了,却连一根粉笔都抓不稳,翻开一本书也要花很长时间。其他孩子能够轻松掌握的动作,比如系鞋带、刷牙、使用勺子,奥利维亚就是做不好。而且,她在学语言方面进步也很慢,听说读写都不行,经常听不懂别人在说什么。奥利维亚的父母这才意识到,动作发育缓慢影响的可不仅仅是体育成绩,还会导致认知方面的诸多障碍。

  为什么会这样呢?早在20世纪60年代,瑞典哲学家、心理学家让·皮亚杰就给出了答案。他认为身体的动作是知识的基础,婴儿从一出生就具有“感觉运动智力”,也就是说它们可以通过身体动作来探索周围环境,进而形成对世界的认识。

  让-皮亚杰(图片来自网络,如有侵权,联系删除)

  皮亚杰指出,婴儿和成人的区别不仅在于知识较少,或者说脑处理能力更低,还在于他们没有足够的和周围环境进行互动的经历,所以对身边很多事情都没法理解。它们必须要去够、去摸、去嗅,甚至伸舌头品尝周围的事物,理解力才会快速提升。

  我们说小孩儿都是好奇宝宝,它们不愿意待在家里,总想跑出去,这其实就是它“长见识的过程”。一个蹒跚学步的小孩每天走的路,相当于要穿越47个足球场,刚学会走路时每小时平均跌倒17次。正是这样的过程,让孩子们无师自通地学会了控制自己的身体,也在探索中理解得越来越多、越来越广,其中也包括理解他人的意图、想法以及感受等。

  这就是具身认知的核心观点。我们的大脑和身体之间有个信息传输的双通道,大脑既可以指挥身体行动,而我们的身体在行动中也会给大脑传递信号,制造出更多的想法,其中就包括对周围环境中的人和事的理解。所以说,运动能力会影响智商,也会影响情商。就像奥利维亚那样,虽然能看到、听到很多东西,但因为自己做不到,所以就理解不了。

  二、为什么学霸们都是全能选手?

       奥利维亚的父母为了帮助女儿进步,做了很多努力。有一次,他们看到女儿蛮有兴致地在客厅的钢琴上乱弹,于是决定让她学钢琴。令人惊奇的是,仅仅上了8个月的钢琴课,奥利维亚在学校的表现就明显进步了,特别是在数学方面。她的计算能力显著提高,对数字的基本理解也有了明显的进步。她的父母很好奇,弹钢琴是不是有助于学数学呢?答案是肯定的,学音乐的确可以促进数学成绩。MATHCOUNTS数学竞赛是一项全美初中范围内的教学竞赛。数据统计表明,这项竞赛的冠军通常既精通数学,也精通音乐。2011年,有个团队获得了洛杉矶市MATHCOUNTS数学竞赛的团体冠军,所有成员无一例外既是数学神童,同时也都会演奏1-2门乐器。再想想爱因斯坦那把颇具辨识度的小提琴吧,那是爱因斯坦的心头好,昵称为“丽娜”。在颠沛流离的岁月中,他走到哪里,都得带上心爱的“丽娜”。即使在严肃严谨的学术会议上,琴盒就靠在椅子近旁。爱因斯坦习惯于一边演奏乐曲一边思考,如果在演奏中他突然停下,激动地找纸笔奋笔疾书,那往往意味着又一个科学难题解决了。

 

爱因斯坦说:“音乐赋予我无边的想象力”

(图片来自于网络,如有侵权,联系删除)

      为什么音乐训练会和数学学习能力关联度如此强呢?这是因为科学研究发现,手指的灵活性和数学成绩关系密切,因为这两种技能在大脑中拥有相同的神经实体。具体细节我们会在后面专门写一讲。咱们就想想小时候开始学数数数,谁不是从掰着手指头这个阶段走过来的呢?尤其是一开始,不掰手指头根本算不出来啊。

  当我们突然失去运用手指的能力后,大脑中处理数字的能力也会大打折扣。亨利·波兰是一位59岁的保险代理人,每天都要跟数字打交道。但突然有一天,他发现自己就连最简单的个位数加法都算不清楚了,也根本想不起好朋友的电话号码。医生检查后发现,他的手指精细动作也出了问题,比如说没法用拇指和食指表示出字母“O”字,两根手指就是不听使唤。CT扫描显示在亨利的大脑左顶叶后部有一个小伤痕,就是这个地方不仅控制着我们的数字思维,也控制着手指的精细运动能力。

  三、三岁看大、七岁看老

  美国儿童健康与人类发展研究所曾跟踪了375个婴儿,从他们5个月大的时候开始,一直跟踪到青春期结束,周期性地进行评估。研究者的发现令人震惊:通过孩子们在5个月大时的行为表现,比如趴着仰头的时间、坐起的时间、伸手去抓周围物品的频率,不仅能预测出他们4岁和10岁时的智商,还可以预测出14岁时的学习成绩。

  这意味着,我们的智商不光可以由父母的智商、教育程度或家庭环境来解释,还可以归功于身体能力。婴儿越早可以坐起,越有能力去探索周围的世界,且周围环境中的元素越是丰富多样,他们的认知发育得也就越好,长大后越有可能在学业上取得进步。或许这就是很多高校愿意招收体育特长生的原因吧。

  

(图片来自网络,如有侵权,联系删除)

  我们再回想一下,以前爸爸、妈妈们养小孩可没有现在那么精细,也不会把他们圈在家里,而是任由他们往外面跑,广阔天地、肆意折腾。小孩子们早早地就在地面爬行、蹒跚前行;再大一点就会和小伙伴们在胡同、弄堂里飞奔,在原野上发泄无穷无尽的精力。他们不断地探索新的事物,不断注意到新的细节,一片云的形状,一朵无名野花的清香,一只虫子歪歪扭扭爬过的印痕......如果从具身认知的角度看,这何尝不是一种育儿的智慧呢?

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