相关新闻


一个长达几个世纪的认知和感觉争论

大多数人都可以轻易地根据言语或记忆来创建表象。比如,当听到有人说“立方体”时,我们的脑海中就已经浮现了一个立方体的样子。但对于患有心盲症的人来说,这并非是件容易的事。


ACL 2024论文盖棺定论:大语言模型≠世界模拟器,Yann LeCun:太对了

如果 GPT-4 在模拟基于常识任务的状态变化时准确率都只有约 60%,那么我们还要考虑将大语言模型作为世界模拟器来使用吗?


银河通用王鹤:让具身智能机器人“言出法随”,需攻克两大局限性丨GenAICon 2024

没有做好小模型的公司、没有能让动作小模型泛化的公司不可能让大模型泛化。


专访UC伯克利马毅:一场为了探究智能本质的个人战争

人工智能领域正在掀起一场思维的战争,双方却并不势均力敌。


Meta首席AI科学家:大语言模型无法达到人类智力水平

杨立昆:“大语言模型(LLM)无法理解物理世界,没有永久记忆,推理不强,无法做规划。”


陈小奇院士:未来具身机器人将走进千家万户

从台式计算机,到笔记本电脑,再到现在的智能手机、新能源汽车,我们的生活在科技的进步中变得越来越美好。